督亚冷

From 维基霹雳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督亚冷

Tg. Tualang


历史

督亚冷的概况


吡叻州的近打县是马来亚著名的锡产地,督亚冷是近打县南部的一个小市镇,这里除了有沙泵锡矿场之外,还有几个英国垄断资本用铁船开采的锡矿场,所以这里的居民大部分是各民族矿工(有华人、马来人、泰米尔人、锡克人等)。

吡叻州近打县也是马来亚共产党在抗日战争前发动和组织工人进行过多次胜利斗争的地方,一九四0年建立了公开的拥有两万多会员的近打县锡矿工友互助会。不久之后,马来亚共产党的优秀干部、后来担任马来亚人民抗日军第五独立队正队长的赖来福同志,到督亚冷发动和组织铁船工人进行改善生活的斗争,领导群众开展支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群众运动,并开展反对德、意、日法西斯的政治宣传运动,进行反对帝国主义战争的斗争。这些运动提高了各民族人民和工人的政治觉悟,使反对帝国主义的精神深入人心,在筹款支援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时马族工人、印族工人也乐意出钱支援。工人的工资低微,他们只能捐献几十分或一两块钱,也就充分体现了马、印族人民的国际主义精神。这些宣传教育和组织工作提高了群众的政治觉悟,使他们认识了帝国主义尤其是当时的法西斯的本质,为以后马来亚的抗日民族解放战争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这里我仅回忆一下抗日时期督亚冷一带抗日军民亲密关系的几个片断。


军民大会

日本法西斯开始侵略马来亚的时候,督亚冷人民热烈拥护马来亚共产党抗日卫马的号召。日本法西斯侵占了督亚冷之后,马来亚共产党当地组织立即毅然领导各民族人民进行抗日武装斗争,建立抗日同盟会,动员和组织群众参加抗日活动,支援马来亚人民抗日军,打击日本法西斯的特务和反动势力,维护各民族人民的安全和利益。

经过一年多的艰苦斗争,挫败了日本法西斯的多次残酷进攻,到一九四三年中期,督亚冷一带的抗日武装力量更加发展和巩固,各民族人民群众的抗日运动也开始蓬勃发展。抗日同盟会的活动更加活跃,从初期的个别联系和小组会议发展到经常举行群众集会。这种会都是在农村或矿场边沿的丛林里举行,每次都有各民族人民参加,至少也有百多人。抗盟代表在大会上讲话,分析抗日斗争的形势和光明前途,号召各民族人民更加团结起来,大力支援抗日军打击日本法西斯,争取民族解放。各民族群众的代表也分别表示拥护抗日军、支援抗日斗争的决心,他们对抗日战争必胜的信心更加提高,抗日运动继续向前推进。

在一九四四年,曾经举行了一次大规模的群众大会,到会的有督冷各地方的各民族人民,这个大会的目的是向群众介绍马来亚人民抗日军的模范事迹。在大会前几天,抗日同盟会各分会都分别做好献给马来亚人民抗日军的锦旗,参加大会的各民族群众有三千多人,大会通宵达旦。抗日军代表报告的胜利战斗消息和抗日军战士的英雄模范事迹,使听众非常感动,大大鼓舞了群众的斗志。抗盟和各民族人民的代表也在会上讲话和献旗。当晚在大会上献给抗日军的锦旗不下三十面,这就是说有三十个抗日同盟会分会献了旗。锦旗上分别绣着各民族文字的题词,有华文的、爪夷文的、锡克文的、泰米尔文的,献上的锦旗表示了各民族人民自己的心意。戴三粒星军帽、穿军装的抗日军战士在舞台上表演文艺节目和军事技术,大会一直开到天亮才结束。抗日军战士排着雄壮的行列向群众敬礼并握手告别,各民族群众和自己的子弟兵握手告别时个个都依依不舍。群众大会的地点是在一块小山芭里,距离督亚冷市场只有步行两小时的路程。人民群众严守秘密,没有向日本鬼子走漏一点风声。

互助精神

抗日同盟会除了发动群众支援抗日军之外,也为群众排解纠纷,解决他们的困难,鼓励群众开芭生产和互相帮助,因此当地不分民族的团结互助精神日益提高。如果有任何一个人遭到日本法西斯的迫害,他家里的生活就由党领导下的群众集体承担起来(当时群众把党称作“里面的人”)。在督亚冷附近的章吉甸有一位相当有影响的马来人被日本人逮捕了,留下妻子儿女一家六口人,无依无靠,眼看就要挨饥受饿了,可是他家里人的生活得到抗日同盟会的帮助,解决了困难。

救助人民

抗日时期,居住在吡叻河沿岸的马来人经常到督亚冷来卖薯粉等粮食,从那里到督亚冷要走一个通宵的路,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这样做。有一次大约有三十个群众在路上受到两个伪警察的为难。群众每人都挑着一担沉重的木薯粉,两个伪警察在半路上威胁群众要交茶钱,否则就要强迫他们倒回督亚冷,并要把他们关进警察局里。但群众没有钱来满足他们的要求。发现这一情况的华人群众,马上把这消息传到距离督亚冷不远的章吉甸抗日民兵那里,当地三个华人青年民兵立即抄近路到半路埋伏着,准备惩罚欺压群众的伪警察,解救群众。当那两个伪警察押送三十个马来群众来到民兵埋伏的地点时,三个民兵马上跳出来拦住伪警察并大声向他们喝令:“不能抓人!要抓人,你们就没有命!”那两个家伙怕得要死,以颤抖的声音回答说:“好吧!”伪警察在抗日民兵的威力下,只好顺从地把群众放了,民兵还警告伪警察今后不得再做欺压群众的坏事,伪警察答应后民兵才放他们回去。那三十个马来群众对抗日民兵见义勇为、解救他们的行动既十分感激又非常敬佩。他们向民兵表示感谢,然后才高高兴兴地上路回家。虽然他们还要走很远的路程才能回到自己的甘榜,但是,有了民兵的保护,他们一路上很安心,迈开的步伐也平稳有力。

军民同庆胜利

日本法西斯无条件投降后,驻在督亚冷和章吉甸的日本兵和警察撤退到华都牙也集中。抗日战争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但当时日本的纸币已经没有价值,日本法西斯统治对人民生活造成的痛苦急须解除,社会秩序和治安必须维持。当时马来亚人民抗日军的部队还没有开到督亚冷,在这紧张的时候,共产党的当地民运组织根据上级的指示,成立人民委员会,担负起管理各项事务,执行人民政权的职能。人民委员会是一个统一战线组织,由各民族工人、农民、中小商人、知识分子等的代表组成,能够真正代表群众的利益,得到群众的支持。治安工作就由华族和马族青年组成的民兵来维持。

民兵还配合人民委员会向有钱的人收集他们捐献的蕃薯、木薯等粮食,用来救济挨饥受饿的群众。人民委员会还拨出救济粮,设立一间公共食堂,邀请志愿人士来做炊事工作,解决各民族群众中没有钱、没有粮食的人的吃饭问题,这样人人都有饭吃有衣穿,社会秩序得到维持。

后来,人民抗日军的部队来到督亚冷。在一个盛大的欢迎仪式上,人民抗日军受到群众热烈欢迎,在戏院和公开场所召开的欢迎大会上,各民族群众分别登台表演文艺节目,人民抗日军则表演军事操并鸣枪致意。此后,抗日民兵就和人民抗日军共同负担起维持当地治安的责任。

粉碎英帝国主义的民族屠杀阴谋

不久之后,英帝国主义重回马来亚,它的第一步就是恢复殖民警察,接管治安工作,以维持它的殖民统治,同时铁船也恢复开矿,继续掠夺马来亚人民的资源。恰好就在这个时候,谣言盛传,说是从双溪马尼来了一艘满载长刀的木船,还有人大肆宣传关于“刀枪不入的法术”,还说马来人要进行圣战。不知从哪里来的武术教师在清真寺和小教堂里向甘榜的马来人传授刀枪不入之术,气氛十分紧张。此外,英国公司由雇用配备长刀的马来人守卫办事处和仓库,在这之前,英国人的企业只是雇用锡克人而没有雇用其他民族的人做这种工作。从这里人们一眼就可以看出英帝国主义在民族屠杀事件中扮演的什么角色。

由于抗日战争时期各民族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团结互助,共同反对日本法西斯的残暴统治,终于取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各民族人民之间以及抗日军民之间结成了亲密的友谊和牢固的团结。因此,当英帝国主义企图在督亚冷策动民族屠杀的时候,人民委员会立即召开了一个各民族群众大会,彻底拆穿英帝的诡计,终于使英帝的民族屠杀阴谋遭到可耻的破产。

公会

督亚冷福建公会(Persatuan Hokkien Tanjong Tualang Perak) 马来西亚华人地缘社团。成立于20世纪50年代初。旨在使乡亲和睦相处,互相照应,联络感情,为乡亲谋福利。初期组织简单,每年举行春秋二祭。1968年举行卜选炉主,处理会务。70年代初在督亚冷华人义山处建总坟。从1971年开始,于当地谭公爷庙庆祝千秋宝诞时,呈献两晚闽剧酬神,连续不断。1976年开始颁发会员子女学业优异奖励金。1995-1996年度理事会会长李彩先。

美食

  1. 淡水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