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们

From 维基霹雳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打们

(Tambun)打捫新村以天然温泉著称,游客可在此享受令人精神抖擞的温泉浴。这里有几个天然的温泉水池,亦备有桑拿池及休息室等设备。泡了温泉,在踏上归途前,可别忘了购买此处盛產的柚子。


提到打捫,人們最熟悉的莫過於鮮甜肥美,並且聞名海內外的打捫柚子,而且隨著鄰近地區屋業的發展,以及南北大道增設新的打捫出口,交通的便利、優美的環境,再加上靠近怡保市中心,種種的因素促使該打捫地區水高船漲,成為怡保市區房價最高的地段之一。


打捫在如今看來欣欣向榮,可是在百多年前開埠之際,打捫還是個荒蕪人煙、瘴氣迫人,以及猛獸橫行的地方呢!但經華裔先賢的開疆闢土,努力建設,才形成如今的局面。


前輩在馬來半島開荒拓土,在生活稍為安定之後,必定都會設立廟宇,以尋求心理的慰藉以及神明的保祐,因此本地許多地方小鎮的歷史孌遷,往往都可以在當地最古老的廟宇所留下的紀錄可見。


根據打捫何仙姑廟的顧問阿叻哥(79歲)表示,從何仙姑廟留下的歷史資料顯示,遠在1880年的時候,就已經有華裔先賢抵達打捫開荒拓土、開採錫礦。


當時的華裔前輩多數是離開親人,隻身前來馬來半島謀生,許多人孤苦無依,因此當時華裔前輩就在打捫河岸邊搭起一間亞答屋上香求平安,其順理成章成為打捫當地人民膜拜神明的地方。


後來,一位雲遊四方的和尚何六伯至此化緣,並且落腳於該間亞答屋。由於何六伯懂得中醫治療之術,而華裔先賢初抵荒蕪之地時飽受風寒,何六伯經常為附近的先民治病,因此廣得鄰近居民敬仰,亞答屋在1890年正式立為「何仙姑廟」,其香火延續至今。


阿叻哥也說,百多年前的打捫陸路交通並不發達,主要是靠水路與其他城鎮聯繫,但當時河道泛濫,而且河中有鱷魚出沒,隨著錫礦業的興盛,當地居民於是合力治水,解決了水患的問題。


他也說,打捫是因錫開埠,其在最旺盛的時期興建了兩排洋灰雙層店鋪,在20世紀初期的霹靂各地可說是風頭一時。他指出,近打河谷最早開埠的拿乞,在最盛時期也只是建造數排木板店鋪,而當時打捫一開埠所建造的就是雙層洋樓,可見當時打捫錫業之盛以及商業活動的繁忙。


由於打捫地區錫礦的含蘊量在戰後枯竭,以致鄰近的礦地紛紛轉為農地,礦工也改轉種蔬菜與水果以及飼養豬雞為主,而從此「打捫柚」的大量裁種也讓該地揚名海內外。


據知,打捫柚在本地裁種已有百年歷史,早期是由對植物素有研究的休羅由峇厘島所帶入到半島,其是在後出任霹靂參政司時,將柚子引進至本地,在來無心插柳之下,柚子在打捫與安邦一帶落地生根,隨著裁種技術的進步,培養出肥美多汁、鮮甜可口的「打捫柚」品種,而在我國獨立後的打捫柚更逐漸發展成為國際知名的本地水果。

打捫開埠

打捫的開埠,主要在於錫礦的開採,20世紀初期因豐富的蘊錫量,以致許多華工蜂湧至打捫從事開礦的工作。1910年,曾興仔在如今的打捫大街建造過半店鋪,租給當地居民做生意,打捫形成如今的格局而正式開埠,因此打捫開埠甚至比怡保新街場還要早。


據悉,打捫大街有一間洋美茶室與打捫埠同年,從打捫開埠以來就已存在,其已經營了三代人。不過可惜在數年前已結束營業。而從事怡保史料收集的朱宗賢則指出,在如今打捫街場末端被遺棄的破舊洋樓,其中一間仍然挂著「益齋」字樣,其是怡保華教人士胡萬鐸叔公胡李皆的字樣。


但是由於開埠之時所留下的文獻不多,因此早期許多華裔先輩在當地的活動與記錄留下無多。阿叻哥指出,打捫警察局後方的山坡地上在數年前因發展屋業,在打樁時竟挖出百年前的銀兩、服飾以及陪葬品的古物以及石碑,後來証實該山坡是早期客死異鄉的華人義山,但由於年代久遠已無法辨認,加上其也沒有獲得政府的重視,所以這些古物並沒被收集,隨著屋業的發展,這些古物只能永埋地下。


另一座咖啡山

(怡保25日訊)許多人都知道務邊有座咖啡山,可是除了老一輩的地方人士以外,如今鮮救人知道原本打捫附近以前也有一座咖啡山,其是戰後因馬共發起武裝鬥爭,1950年全馬實施「新村計畫」(The Briggs Plan),打捫咖啡山從此在地圖上消失。

從事怡保史料收集的朱宗賢表示,在如今雙威城的對面,在60多年前是一個有百多戶華裔先輩居住的咖啡山新村,多數以割膠、做礦工、務農維生,但因英殖民政府為鎮壓馬共,而咖啡山地點過於靠近山區,在戰策考量下,英政府下令拆除咖啡山新村,原有居民遷往安邦以及巴占新村,原有村莊被夷為平地。

從此,打捫咖啡山就在地圖上消失,僅剩下務邊的新咖啡山,原有地區建造許多新樓房都使用新名稱,唯大路旁還保留了一條咖啡山河(Sungai Kobisan)。

旅游景点

打扪热水湖(Tambun Hot Spring)

打扪柚中心(Pomelo Stalls)

打扪双威城(Sunway City Ipoh)

打扪迷失乐园(Lost World of Tambun)